《快穿:高冷男主又被我撩爆啦》眠琴小说最新章节目录,林浩,楚玉全文免费阅读

小说:快穿:高冷男主又被我撩爆啦

小说:现代言情-脑洞

作者:眠琴

简介:【女强+爽文+甜宠!女主撩男主苏!所有男主都是同一个人1v1双洁超甜!】楚玉烟绑定了一个“打脸虐渣快穿系统”,从此虐渣撩人两不误!高冷霸总捏起她的下巴:“撩完就想跑?做梦!”【1-55】傲娇校霸红着脸揽她入怀:“让我喜欢你,也不是不可以。”【56-116】邪佞教主掐住她的脖子:“嫁给我,或者死,你选一个。”【117-170】暴虐冷酷少帅缚住她的腰:“不论你是男是女,都得嫁我。”【171-】

角色:林浩,楚玉

快穿:高冷男主又被我撩爆啦

《快穿:高冷男主又被我撩爆啦》第1章 这个总裁不好惹免费阅读

楚玉烟正在房里收拾东西,手机屏幕亮起来,来电通知:林浩天。

楚玉烟冷笑一声,没管。

她将柜子里的女装一件件翻过去,不是太素,就是太土。基本上都是清一色的衬衫牛仔裤或者宽松肥大的运动服。

原主明明身材很好,该胖的地方胖,该瘦的地方瘦,胸大腰细腿长,盘靓条顺,却天天穿这些掩盖身材曲线的衣服,真的是浪费。

楚玉烟最后只翻到了一件连衣裙,又挑了一件便于行动的黑色运动衫塞进行李箱。

再一看手机,又是两个未接来电。

她正想关机,门铃被人按响,一声声跟催命似的。

楚玉烟皱了皱眉头,走去开了门。

外面下了点小雨,开门的瞬间,清新的泥土和青草香味扑面而来。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林浩天那张怒气冲冲的脸。

他是现在当红的偶像,影视圈音乐圈双栖型天才,长得也好看。画着突出眼线的偶像妆也不显得娘,反而能让许多妹子尖叫求嫁。

只是现在他因为在气头上,表情有些扭曲。

“你在家为什么不接我电话?”林浩天很烦躁:“我不是说过,尽量要掩人耳目吗?你还让我在门口等这么久?万一被狗仔拍到怎么办?”

若是原主被他这么一吼,肯定立刻低头认错求原谅。但现在这身体换人了,现在的楚玉烟可不是这么好欺负的。

“你说得对,万一被拍到怎么办?”楚玉烟耸了耸肩膀,轻描淡写道:“不如我们分手吧,永绝后患。”

林浩天愣住了。

他怎么都没想到,眼前这个对他百依百顺,暗恋他五年,在一起五年的女朋友,竟然会有主动提分手的一天?

他刚想发火,随即察觉到这门口不是吵架的地方,忍了忍火道:“先让我进去。”

楚玉烟也不是不讲理的人,侧过身让他进。

她穿着件吊带睡裙,虽说是睡裙,但是也能穿出门的那种,恰到好处地展现出了她的身材优势。丝滑的红色吊勒在那雪白的肩膀、姣好的锁骨上,像雪地里的一枝红梅,煞是美艳动人。更别说那微微松垮的领口,春光无限。

林浩天的眼神不自觉地往她胸口处瞄,喉咙上下滚动一番。

要不然先不吵架了,美好的夜晚,不应该做些更有意义的事情吗?

他的眼神变得幽深。

然而刚一进门,第一眼就看到了桌上的烛光晚餐,愣了一下:“今天是什么日子?”

楚玉烟将门关上,语气平淡:“我妈生我的日子。”

林浩天明白过来,原来她不开门是在闹别扭啊。楚玉烟很少会和他闹别扭的,就算生闷气,也不会不接他电话还把他关门外面。不过看在她今天这么漂亮诱人的份上,林浩天决定破天荒地哄哄她。

他走过去想揽住楚玉烟,被她侧身躲开了。

对此,林浩天也只是皱了皱眉,随后装出温柔的语调低声哄她:“烟儿,对不起,我最近太忙了,你生日我都忙忘了。今天也是拍戏拍到这么晚,没想起来,生日礼物我改天给你补,今天我下厨给你做碗长寿面怎么样?我亲爱的小宝贝?”

楚玉烟不屑地往旁边退开两步,嫌弃道:“说爱我之前,麻烦先把别的女人的香水味洗掉可以吗?你不介意我还嫌恶心呢。”

林浩天脸色一黑:“你在胡说什么?”

楚玉烟冷笑:“你不喜欢我打电话打扰你,于是我默默等了你一天,等到十一点终于忍不住给你打电话问你什么时候回来,结果是一个女人接的,她说你在洗澡,没有订外卖,是不是我打错了。”

楚玉烟平淡地说完这一切,眯起漂亮的桃花眼讥诮地看着他质问:“林浩天,我们在一起五年了,你给我的备注还是某某外卖?”

林浩天开始狡辩:“那个是我助理,你认识的,就小周啊。她来我房里帮我挑明天出席活动的衣服,我去洗澡了,她就接了我的电话。至于备注,我说过啊,我是当红偶像啊,不得有点自觉,不得小心一点?”

楚玉烟很无语。

她确实见过一次小周。身为助理,穿着个半透明的吊带睡裙躺在林浩天床上拿他的手机打游戏,看到她来了也没起来,指了指浴室:“他在洗澡呢,你找他有事?”

那时她讥讽的眼神还烙印在楚玉烟的回忆里。

至于当红偶像的自觉?

呵忒。

这渣男嘴上说着要小心,三天两头被狗仔抓到和妹子亲密的八卦照片。粉丝还给他洗地:人家单身,爱泡妹子怎么了?

——单身。

楚玉烟跟了他五年,不配拥有姓名。

“你也不用小心了。我今天就搬出去。我们结束了。”

林浩天火了:“楚玉烟你能不能别这么作啊?我刚刚拍完戏马不停蹄地赶过来见你,只不过是忘了你生日,你就给我闹分手?”

楚玉烟继续收拾行李,头也不抬地说:“没闹啊,谁闹了?说分手就分手,谁复合谁是狗!”

林浩天忍了忍火:“我承认,忘记你生日是我不对,但是我也是忙忘记了啊。我都三天没好好睡觉了,赶通告,拍戏,忙的要死,哪里像你天天没工作好吃懒做的享清福啊!”

楚玉烟听到这儿就忍不住了:“哦?我是自己想没工作的吗?不是你说不喜欢我抛头露面,我才推了戏约和通告,一心一意跟在你身边当保姆伺候你?就换来一句好吃懒做?”

楚玉烟原本也是个小演员,虽然不算火,但也是有戏拍的。

但自从认识了同样正在打拼的小演员林浩天之后,被林浩天的甜言蜜语哄晕了头,推了工作专心照顾他的生活起居。自此淡出了演艺圈。

后来林浩天因为一部谍战剧爆火,一夜身价倍增,成为当红辣子鸡。开始了放荡不羁的海王生活,对楚玉烟的控制欲却愈加的离谱。

不让她穿漂亮衣服,没什么事不许出门,断了一切社交,言语中时常贬低她。

也就是传说中pua。

后来楚玉烟患上抑郁症,在生日这天自杀身亡。

才由她来接手了这个身子,替她完成心愿。

林浩天:“我又没逼着你辞?是你自愿的现在还能赖我头上?”

楚玉烟对他的无耻程度叹为观止,懒得废话,提起行李箱准备走。

林浩天吼她:“你今天要是走了,我们就彻底掰了!你别再想复合了!不可能!”

楚玉烟根本没理他,打开门就往外走。

楚玉烟出门忘了带伞,站在楼下打车。

雨下的越来越大,虽然是夏天,但冷风吹过来,只穿着单薄吊带裙的楚玉烟打了个喷嚏。

这时有个人往旁边避了避。楚玉烟这才发现还有个人一起在屋檐下躲雨。

路灯坏了看不太清,隐约能看出来瘦瘦高高的,正在抽烟,一点火光闪烁着,映出了半张模糊的脸,高挑的鼻梁特别瞩目。

下雨天打不到车,楚玉烟正打算走到前面路口看看能不能拦计程车的时候,林浩天下楼了。

他在房里等了五分钟,没等到楚玉烟回头,忍无可忍冲下楼来,看到她就立刻冲过去拽她胳膊:“跟我回去!”

楚玉烟甩开他没甩掉,挑眉道:“怎么,你想跟我复合?”

“你说分手只是气话,我不信!先跟我回去,我们谈谈!”

楚玉烟被他逗乐了:“没必要,不用谈了。”她的语气始终带着笑,急躁的林浩天在她眼里像个跳梁小丑。

“楚玉烟,你闹够了没有?除了我还有谁会要你啊?你明明喜欢我,闹什么分手啊?”

楚玉烟眨了眨水汪汪的桃花眼,讥讽地看着他:“你醒醒,我已经不喜欢你了。”

“你在说气话!我不信!”

楚玉烟耸了耸肩膀:“那你看清楚——”

话音未落,她抓住旁边那个陌生男人的手,踮起脚尖凑过去,避开了那点明亮的火星,响亮地一口亲在——她自己的手背上。

对,就是典型的借位亲吻。从林浩天的角度看来,他俩就是接了个吻。

楚玉烟压低了嗓音对那个男人说了声抱歉,但语气里并没有什么不好意思,仍是带着笑,尾音撩人地微微上扬。

男人的身子僵住了。手一抖,香烟落在了地上,被雨水打湿了。

“我宁愿亲一个路人,我也不愿意亲你。现在你信了吗?”楚玉烟转头对目瞪口呆的林浩天说道。

“你——!!”

林浩天气得眼睛都红了,他觉得自己不喜欢楚玉烟,但是亲眼看到她当着自己的面亲另外一个男人,他的胸口像是有一斤火药被点燃了一般,瞬间就炸了。

他扬起手,骂道:“贱人!”

然而一巴掌还未打到楚玉烟脸上,就被那个男人拦住了。

“草了!我们情侣吵架你插什么手?滚蛋——”林浩天想挣脱出来,却发现手腕被攥得越来越紧,仿佛铁钳一般,根本挣脱不开。

林浩天想抬腿去踹,男人轻而易举地避开了他的攻击,三下五除二就将林浩天的右手反剪在身后,轻轻一脚踹在他后背上,林浩天踉跄着一头栽进了路边的水洼里。

落了一身的泥泞,狼狈不堪。

楚玉烟看了场漂亮的打戏,眼睛都亮了,快活地吹了声流氓哨,笑嘻嘻地冲男人说:“可以啊兄弟,练家子啊,牛!”

那男人又不动声色地往旁边避开了些,也没搭理她,高冷得可以。

楚玉烟刚想继续夸他,林浩天从地上爬了起来,黑着脸骂道:“你他妈算老几啊?敢跟老子动手?你知不知道我是谁?”

楚玉烟啧了一声,毫不留情地吐槽:“区区戏子,真把自己当个东西了?那么多粉丝捧着你就飘了?你刚刚如果那一巴掌打下来,信不信,我明天就让你上微博热搜?我看这下还有哪些脑残粉会护着你?”

林浩天知道今晚这事儿曝光了对他只有负面影响,但就是气不过,当着自己女人的面被另一个男人痛揍,是个男的就不能忍!

他看这个男的只穿了件衬衫和西装裤,下雨天一个人躲在这里避雨,估计不是什么厉害角色,顶多是个普通的工薪族,自己好歹是当红明星,怎么都比他强吧。

于是嘲讽道:“喂,小子,你打伤的可是一个当红明星的脸,你信不信,我让你赔到倾家荡产?每个月三千的工资你赔的起吗?”

男人没吭声,楚玉烟反而先替他说话了:“林浩天,医药费我来付,不过,这五年间的事情,我会一五一十地公布给媒体,我看你这明星还当不当得了!”

“楚玉烟,你个贱人,这么快就胳膊肘往外拐了?他打了我,你就帮他说话?刚刚亲那一下把你魂都勾走了?水性杨花的荡——”

林浩天还没骂完,男人飞起一脚,正中他胸口,林浩天又飞了出去,狠狠地跌在水坑里。

这回连楚玉烟也愣住了。

她不喜欢因为自己的事情牵扯到无辜的人,这个男人帮她,她心里很感激,却也有些担心。林浩天现在毕竟正当红,如果公司为了保他,对这个男人下手威逼的话——

这时,晃眼的车灯一闪而过,楚玉烟看到了男人的脸。

一双冷若冰霜的漆黑凤眸,高挑的鼻梁下是性感的薄唇,右眼下方一颗泪痣性感的要命,就像古希腊雕塑一般立体俊美的五官,再加上那被雨水打湿了略显凌乱的黑发,整个人有种颓废冷酷的美感。

男人收回被西装长裤包裹着的修长的腿,理了理被风吹乱的领口,若隐若现的锁骨极为诱人,举手投足间都带着一种贵气。

一辆豪车停在路旁,从车上下来一个撑着伞的黑西装眼镜男,毕恭毕敬地替男人打着伞,鞠躬弯腰道:“顾总,让您久等了。xx路堵了三分钟。”

男人没吭声,只略微点了点头。

眼镜男又报告道:“那个擅自冲进您车里的女人身份已经查清了,是个十八线小演员。后座上的只留了一个口红印,已经擦干净了,车内也喷过清新剂了。”

顾总走到驾驶座,上车。性感的薄唇缓缓吐露出几个字,嗓音低沉磁性,却冷到了人心里:“不要了,拖去报废。”

眼镜男替顾总把车门关上之后,啧啧叹道:“那可是兰博基尼啊,说报废就报废,顾总的洁癖可真是费钱。”

楚玉烟扯了扯嘴角。

她发现了几件事。

一,这个男人很帅,身份估计也不平常。

二,他是个洁癖。

三,自己刚刚凑过去差点亲到他……

想到他刚刚那句“不要了,拖去报废”,楚玉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,等下他会不会来一句:“这个女人擅自亲我,拖去报废。”

妈诶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眠琴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mytckd.com/novel/125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