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返聘》俞慕小说最新章节目录,王建国,沈玉芬全文免费阅读

小说:返聘

小说:都市-日常

作者:俞慕

简介:基层法院退休法官王建国,在医院查出得了癌症,决定返聘回基层法院发挥余光余热。不仅解决了邻里纠纷、夫妻离婚、遗产继承、民间借贷、彩礼争吵等等矛盾,还将自己家庭的矛盾逐一妥善解决,完成自我原生家庭和子女原生家庭的双救赎,达成临终前的所有心愿。

角色:王建国,沈玉芬

返聘

《返聘》第1章 回去(1)免费阅读

2012年春,江市。

早晨五点,天蒙蒙亮,王建国已经起来了。

独自吃完早饭,步行到公园里打太极拳,再跟邻居唠嗑一番,然后去超市逛逛。经过水产区的时候,发现虾、鱼价格又贵了,忍不住叨叨:“唉,贵了不少。”

他瞄了一眼就走了,等着过几日价格下降再买。

他出生于1947年,在那个物质匮乏、条件艰苦的年代,吃饱穿暖都成问题,怎么敢乱花一分一毛?现在日子好了,退休金较为可观,只是……打小的行为模式已深深刻入骨髓,再也无法改变。

他从超市里出来,望着远处发呆,接下来该去干什么打发时间呢?

“打发下时间”这是王建国这半年以来的生活状态。

每天都过着一样的日子,似乎一眼能望到头。

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浑浑噩噩,只晓得自打妻子沈玉芬去世之后,他做什么事都提不起劲了。

是啊,这个打击太大了!

睡在身边数十载的妻子就这样去世,换做是谁,都很难接受!

夫妻俩先后退休,两人过上了一段悠闲的时光……去了欧洲、美洲、澳大利亚等地区游玩,本以为好日子还挺长,却没想到半年前沈玉芬在家中突发心肌梗塞猝死。

当时他和初中同学们一块在上海游玩,突然接到邻居的来电,这才知道沈玉芬出事,马不停蹄地赶回江市,只听到医生说:“人已经不行了,准备后事吧。”

他感到自己都站不稳脚跟,眼前一片漆黑。

接下来的日子该怎么办……

沈玉芬去世之后,原本和谐的家庭,忽然间变幻莫测。

他和沈玉芬一共育有三个孩子,大儿子王君平、二女儿王君凝、小儿子王君安。不仅三个孩子之间的关系紧张,孩子跟父母的关系更紧张。

王建国隐约知道,沈玉芬在教育子女方面有些重男轻女,但他从未阻止,主要是自己不善于管理小孩,其次沈玉芬颇为强势,每次讲话掷地有声,弄得他毫无反驳余地。

倒不是王建国说不过沈玉芬,只是他不想因为口舌之争而坏了家庭氛围。

以和为贵是王建国的一贯作风。

再者,沈玉芬是孩子们的亲妈啊,谁会害自己孩子呢?

想到这一层,王建国的愧疚之感暂且被压下。

只是……他感觉,所有的事情会如惊涛骇浪一样翻滚而来,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。

*

又是一个清晨。

江市的清晨是安静、美好的。

阳光如金沙一般洒向大地,将江边、防洪堤都镀上了一层金,迎春花在照耀之下显得尤为朝气勃勃。

王建国在楼下小区里锻炼,太极拳讲究的是以柔克刚、借力回力,正练到一半,手机忽然响起。

王建国戴上眼镜,拿起老人机接电话,那边传来洪亮的声音,令王建国稍稍挪开手机,那人的嗓门极大,加上老人机调到最响,那滋味……

来电是江市莲安区人民法院的民一庭庭长邱鸿,邱鸿和王建国的关系极为好,邱鸿刚进法院的时候,就是当王建国的书记员,在工作上,两人搭配默契,在私生活上,两人无话不谈,十分投机,就……邱鸿老婆还是王建国介绍的。

邱鸿问王建国最近怎么样等等一系列家常,两人从过去谈到现在,可开怀了。

过了一会儿,邱鸿突然说:“老王,我们院现在缺一名调解员,你有兴趣返聘回来吗?”

调解员?

法院是会招一些退休干部回来做当事人的调解工作。只是没想到,他们会想到他……

王建国回想起在法院的时光,每日忙碌于工作,焦头烂额,但内心成就感满满。尤其是当解决当事人的矛盾后,他感到自己是个有价值的人。

退休之后,日子过得清闲,总感乏味。之前还有沈玉芬作伴,如今沈玉芬又不在身边,他只感自己是行尸走肉,等着老死罢了。

或许对于很多人来说,清闲的日子值得追求,但像王建国这种闲不下来的人,闲下来反倒是一种煎熬。

他自小忙于农活,后来有幸读书,也是一边读书一边干农活,日子过得极为艰苦,认为劳动最光荣,“闲”反倒是一个不可思议的词,是一个幻想拥有的词,是一个退休后不想沉浸的词。

他那时已经习惯了整日的头脑风暴,忙忙碌碌的生活十分充实。

王建国手指不断敲击手机壳,发出轻轻笃笃笃的声音。

只是……

法院工作现在是越来越不好做,他退休之前曾办理过一起民间借贷的案件,当时案件证据清晰,只是被告就各种不认可,甚至对他恶行相向,以及偷偷扎破他自行车的轮胎,行为极其恶劣,声称他收了原告的好处,四处信访,搞得他很是烦躁。

人为财死鸟为食亡,他可以理解,但如颠倒黑白,也真没见过。

他是一个快退休的老头,想安安稳稳些,没想到诸事多,也得不到当事人的理解。

虽然到最后那人没有揪出他的一点点毛病,他都是按照规矩办事,但……心中总归是不高兴的。连着好几天都气得吃不下饭。

法院工作就是如此,得到双方当事人的认可,自己成就感满满,但凡一方强烈不满意,各种阻挠,自己会有不少挫败感。

所谓的一秒天堂,一秒地狱就是如此。

“邱鸿,这……我年纪大了,不适合吧?”

“老王,要论一线的经验,谁都没有你足,想起你当年办过不少精彩绝伦的案件,到现在我都经常反思学习和借鉴,你退休之后,我是失落感满满,他们要找返聘的老同志,我首先就想到你了。”

王建国心中有些许得意,谁都喜欢听好话,他自然也免不了俗套。论起办案能力,他是有信心的,以前的疑难杂案都是请他作为参谋的。

“我怕现在回去不习惯。”

“老王,我记得你和我说过,你在28岁的时候进入法院工作一直到退休,你这辈子都跟法院紧紧的联系在一起,怎么可能会不习惯呢?我可以这么说,法院就是你家啊,回家不可能不习惯的。但是……我也尊重你个人的选择,如果真的不行也没关系。我是打从内心欣赏你的才华,所以才给你打这个电话的。”

王建国心中的天平不断地左右摇摆,既想去,又不想去,最终也没给邱鸿一个答复,只说让他回家考虑考虑。

王建国回到家,一直在纠结,问题并没有因为回家考虑而解决,反倒是越来越矛盾。

王建国想找自己三个孩子商量,但一想到孩子们和自己走进的“死胡同”,又感到很难开口。

原来当时,沈玉芬去世之后的财产分割,让他夹在子女之间不好过。

王建国虽然退休之前作为基层法院的一名老法官,又极为擅长处理案件纠纷,但对于爱人、亲人间的纠纷,真是一个头两个大。

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,清官更难断自家的事。

对于自家存在的问题,他大多是处理不了的,他没有去解决,而是全都归咎于大家过于熟悉。越是熟悉的人越没有威严,他那法官身份,在他们的眼中压根不算什么。

谁都压不下去,也说服不了谁。

沈玉芬的父母在市中心有一套房,父母去世的早,去世之后就由沈玉芬继承下来,沈玉芬早早就写好遗嘱,这套房子是留给两个儿子的,一人一半。

市中心的学区房寸金寸土,自然是价格不菲。

两个儿子别提多高兴,个个像是捡了宝,唯有女儿王君凝一脸愤怒。这事做得她像是外人一般。现如今王君凝赚得多,老公嫁的也不错,不缺这套所谓的学区房,可母亲这种行为,无疑在告诉她,你是个外人,你不属于这个家!

王建国劝说王君凝两句,被王君凝瞬间呛了回来,“爸,你这些年都没管家里的事,怎么现在想当起好人了?”

王建国有苦难言,不敢多讲什么。

王君凝正在火头上,他越说人家越火,还不如不说,免得战火越演越烈。

王建国知道女儿心中有苦,他也无能为力。

他本就不想掺和沈玉芬的房产,早年沈玉芬强势,压根不会让他管,现在沈玉芬去世,他也不想多讲一句,他自己有吃有喝有退休金,不想折腾沈玉芬那点破事,他嫌烦。

案子办多了之后,他觉得人生最难能可贵的就是清净、和睦。

和睦不一定能做到,需要大家齐心协力,但清静也可以是一件个人的事情,只要心安定,就能静,所求少,那么便不偏执。

王君平和王君安两人合伙商量,刚好彼此经济都不宽裕,火速就将房子卖了,钱一人一半,以解决自己的燃眉之急。

这下……王建国是气得不行,这两个败家子!房子给他们,他毫无异议,可卖了房子仅仅只为贴补家用,或是乱七八糟的投资,这让王建国无法忍受!

王建国知道两个儿子的习性,都是被沈玉芬给惯得。爱面子、花钱大手大脚、做事好高骛远但能力不足。总的就是,兜里只有一块钱,非要装的有一百块钱,还要干上万块钱的活,但……但能力只有五毛钱。

他怎么劝说都无效,毕竟房子是留给他们的。本来这事告一段落,可王君安又在王君凝面前逞嘴皮,这让王君凝是暴跳如雷。

王君凝直指王建国不好好教育儿子,一味的放纵只会让他们误入歧途。王建国也是个爱面子的人,被女儿这么指责,自然是不肯的,于是说这是兄弟俩的事情,与她无关。

这话一出,王建国就后悔了,这话不能乱说。王君凝是气急败坏,不想再理会王建国。

此时的王建国里外不是人,他虽然什么都没做,但所有的矛盾都源源不断地涌上来。

他索性直接回避这件事,不讲总比讲好吧。

儿孙自有儿孙福,他只希望大家都能和和气气的。

这边沈玉芬的去世犹如当头棒喝,那边孩子们的问题仿佛一个永远都打不开的结。王建国的生活犹如一潭死水,没有生活的希望也没有生气勃勃。

从而导致一家子连商量个问题都难啊。

难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俞慕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mytckd.com/novel/3302.html